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主站
首 页 单位概况 信息公开 新闻动态 监区文化 队伍建设 党政工作 专题专栏 互动信箱
今天是:
天气:
高级检索
  当前位置:首页 » 队伍建设 » 警官文苑  
 
疯 牛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 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22日 【字体:

一个偶然的机会,李老伯向我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这个真实故事。

李老伯虽已近花甲之年,可他从小就能吃苦耐劳,练就了一副好身板。他身边的子女都在外打工挣钱,家里只留下老两口相依为命。

前不久,为了春耕花了两千元买回一头黄公牛,他对这头牛非常满意,因为这头牛膘肥体壮,逢人就夸他这头牛的优点。  这天一大早,他自个儿牵着这头黄公牛到野外耕地。说来也巧,他所耕地的地方除他之外没有第二个人。他像往常一样,放好犁耙,将牛牵过来准备架上犁耙,可公牛不再像以前那样听话,拼命挣脱开后一溜烟跑开了。这样反复了两三次后,李老伯有些恼火了,牵住牛绳就是几鞭,公牛似乎被慎住了。李老伯预防它再次逃跑,紧紧抓住公牛的鼻绳,又往公牛身架犁耙。 

突然,公牛头猛一扬,李老伯一个趔趄,险些摔倒在地。幸好把牛鼻绳抓得紧,他正暗自庆幸。这时,公牛见没有挣脱,猛地用头顶着他向前窜去,他立即倒翻在地。公牛正准备用锋利有力的角顶向他的胸部,他这才从惊愕之中猛然回过神来,左手用力将鼻绳抓着拼命向上撑,公牛拼命地挣扎着,但无论怎样,他死活就是一点儿也不松手。李老伯此刻明白,只要一松手,那双锋利的牛角定会给自己一个透心凉。公牛的鼻孔此时也是火辣辣的痛得直钻心,呼、呼地喘着粗气,但仍然在挣扎着。突然间,公牛的两只前腿跪了下来,试图用自己的身体压在李老伯身上,李老伯心想:糟糕!但仍然无计可施,只能是用左手力向上撑着,左手肘靠在地上,缓缓地将自己的身体向后移。公牛一见他想溜,就用力弯曲自己的脖子,后半身往左侧移动,前腿努力向后伸,整个肩膀逐渐压在了李老伯的胸部,顿时,他感觉到呼吸困难起来。李老伯心想,完了,今天死定了。他无奈之下只有一个信念,就是将抓住鼻绳的一只手拼命向前撑住。右手肘不断地向后用力,将自己的身体从牛身体底下移开。可是,自己向左动一点,公牛也向左动一点,自己不动,公牛也不动。公牛呼出的青草味夹杂着浓浓的腥臭味,熏得他直反胃。李老伯想,这样僵持下去可不是办法,于是开始寻找脱身的办法。突然,他想起刚才脱下的一件外套,用它将公牛的双眼蒙住……但一看距此有三米之遥。

他渐渐地向后移动,公牛也向前拼命地向他的胸部压,李老伯感觉到每移动一步都非常困难。两米,一米……突然,公牛好像明白他的意图,后半身猛地向左边一摆,两条后腿用力向前蹬,两条前腿跪着,肩膀压在他胸部,把他向左边的土坎边推去,土坎边的乱刺钩住了衣服,所有的衣服被扯到了他的肩部,光背又被一阵乱刺锥扎,李老伯觉得这些刺深深地扎进了自己的背部,好像要穿进腹腔和胸腔一样。这时,公牛突然停止不前了,李老伯一看,左边是一道不下三米高的斜坡土坎,土坎上长满了乱刺,如果滑下土坎,自己定要受皮肉之苦,但这也是一个逃脱的好机会。他用抓住公牛鼻绳的手使劲向右边推,身体向左慢慢地滑动到土坎边,他挪动着,整个身体都到了土坎下,正准备松手滑到下面的土里。这时,公牛头一低,前腿站了起来,向前跨了一步,李老伯仰躺着连人带牛噼喱叭啦地从斜土坎乱刺之中一穿而过,钻心的痛使李老伯几乎晕了过去,到了下面的一个约五米宽的平台,公牛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,直对着下一个约两米高的斜坡土坎直冲下去。李老伯只能死死地抓住公牛的鼻绳,根本找不到任何逃生的办法,露出十分恐怖而无奈的神情,心想:今天大概是命归黄泉了。公牛拼命地向前冲,一边喘着粗气,鼻里、口里滴着恶心的涎液,一边使劲地上下左右地摇摆着头,似乎非把李老伯置于死地不可。李老伯被公牛顶着继续向前冲,土里的杂草从李老伯耳边呼呼刷过,飞扬着的尘土和杂草让李老伯不敢睁眼,手心火辣辣的,好像绳子已经勒破老茧,深深地陷入了肉里,已经快失去知觉了,但李老伯清楚,无论如何是不能松开手的。李老伯心里知道,这块土约有二十米宽,再下去就是一个二十多米高而且较陡的坡,如果再连牛带人冲下去,可能是人牛双亡。 

突然,公牛后腿一蹲,前腿向前一撑,一个急刹,李老伯身子由于惯性一下子掉到了高坎下,早已经麻木的手再也无力抓紧牛鼻绳了,李顺着斜坡往下滑,两手拼命一阵乱抓,终于抓住了一棵手腕大小的灌木。李抬头一看,公牛愣愣地盯着他,不停地咆哮着,似乎想直冲下来,好像又不敢,但一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,前腿还不停刨着地,显得非常恼怒。李老伯凝了凝神,向坡坎下滑去,公牛见状,在土坎上来回奔跑着,终于,它找到了一处低矮的土坎,又冲了下来,李老伯一见,急忙往一棵大树方向蹒跚地撒腿就跑,他爬上一个土坎,再往大树上爬,一米,一米五,两米,李老伯逐渐安全了,公牛已冲到了大树下,它喷着粗气,锋利的两只角在树上一阵乱顶,树皮一块又一块地被撕裂下来,但此时对于李老伯来说已无济于事,公牛却在树下徘徊着,李老伯惊魂未定地坐在树丫上,喘着粗气,全身开始松软下来。

过了好一阵,李老伯看见对面山有几个外出干活的邻居,一阵呼救之后,邻居们才冲过来,将这头公牛团团围住。 

两天后,李老伯卖掉了这头疯牛,还赚了两百元呢! 李老伯在讲述时表情非常激动,完毕后心有余悸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显得既轻松又心有余悸。 

我想,这头疯牛”大概已去了它该去的地方了!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
分享到:
上一篇:无内容
下一篇:把希望的种子托付给远方

联系我们 | 版权和隐私说明 | 使用帮助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

  版权所有: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黔ICP备13004057号 网站总访问量:

 管理单位:贵州省监狱管理局  技术支持: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6.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,最佳分辨率1024*768浏览

  贵州省监狱管理局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大道4号站明诚景怡苑小区  电子邮箱:newsgzjy@sina.com  联系电话:0851—85825041